首页 > 心理咨询 > 专家专访 > 蒋小玄专访:心理师就是个体户,没有本钱的人不要来

蒋小玄专访:心理师就是个体户,没有本钱的人不要来

2014-08-04 22:40:00 发布 | 来源:七九测试网 | 作者:小测试

蒋小玄专访:心理师就是个体户,没有本钱的人不要来

我们在成长的过程中,往往有那么一个契机,就突然感觉自己成熟了,长大了。譬如发现自己已为人父母了,又譬如突然察觉到父母都已老去……那作为一名心理师,会不会也有那么一个契机,让人突然意识到自己是名心理师了呢?带着诸如此类的问题,心灵咖啡网采访了心理师蒋小玄,以飨读者。

蒋小玄简介

蒋美玲,笔名小玄。来自宝岛台湾,身为中国国家高级心理咨询师、美国AAH催眠治疗师。曾任新加坡macsimze企业咨询培训机构中国地区总监及资深讲师、英国TMA WORLD全球培训机构中国地区资深讲师,现居上海专业从事心理咨询与企业培训等工作。

同时,为《菁英画报》、《她时代》、《花样盛年》等媒体撰写专栏,并为上海星尚频道《缘来就是你》、《甲方乙方》,湖北卫视《精诚所至》、《真情实感》,广东卫视《幸福密码》等节目担任心理专家,并经常受邀至全国各大城市演讲访问。

心=心灵咖啡网;蒋=蒋小玄老师

不规划≠不学习,热爱学习的心理师自然而然会成长


“成长”是心理师经常提及的词。“成长”的方式,很多人习惯的是找到一个看得见的目标,然后“自动导航”规划出一个路径来。但问题是,很多人听“成长”这个词听得多了,把“成长”当成了一个想要达到的状态,于是呢,顿时失去了焦点,更谈不上规划出达到目标的路径了。

:若问我,我周边优秀的心理师有什么共同点,那我觉着她们最大的共同点就是都有一个非常和谐、温暖的家庭。所以在这想问的是,家庭关系能在多大程度上影响心理师的成长?在不和谐的家庭关系中长大的孩子,若从事心理师工作,会有什么障碍么?

:的确,我的原生家庭也非常温暖,充满爱,但在这我们还是需要对“和谐、温暖的家庭”有一个界定。

我从不赞同世俗所认为的,家庭关系是不是成功等号于这个家庭是不是完整。举个不恰当的例子,如果你离了婚,那在一般人看来你的家庭是失败的,可在我眼里,如若你和家庭成员相处的很好,包括你和孩子及前妻的关系都处理得不错的话,那我就有理由认为,这个家庭是“和谐、温暖的家庭”。我一直认为,一个没有离婚但彼此怨恨的父母,还不如分别对孩子很疼爱尽管彼此分开的父母。这是我的信念。

我认为心理师的灵魂是爱,而爱也正是家庭关系之所以和谐、温暖的缘由。对于一个心理师而言,如若他连自己的人际关系都处理不好(不一定是家庭关系了),他内在的爱不够,那他多半也不能同理,而只会使用技术,那充其量做的就是技术活。如此一来呢,一方面,他是在害别人,另一方面,在这条路上他也迟早会放弃。

>>>>>推荐阅读:心理师常常说到爱,爱指的是什么?

:作为心理师,你有没有想过,什么样的人更适合从事这个职业呢?

:充满爱的人。(能具体说说吗?)我很想具体,但我也怕遗漏,为什么呢?因为心理学流派很多,我常用的是人本、认知行为的理论和技术,但有些学派高高在上,引领甚至指令某些个案,我固然不喜爱用这些方法,不过市场确实有这样的需求,但很明显的是,不同特质的心理师青睐不同流派的理论和技术。

不过有一点我一直在强调,一个心理师无论抱持哪个流派的理论和技术,最好不要纯理性或纯感性,就是说,理性和感性取得平衡才会比较好。

:有些人在心理师的从业路上,想的是把各种技术、疗法都学个遍,似乎只有这样了,才能成为一名优秀的咨询师,你怎么看这样的做法呢?

:很多人问我,老师,你怎么会那么多技术?在我来看,所谓的技术、疗法都只是工具,工具本身重不重要呢?当然重要。比如我制作一张桌子,我需要锯、刨子、钉子、锤子之类的工具,再比如我制作一杯咖啡,我需要磨豆机、咖啡机、打奶机、咖啡杯之类的工具。就是说,看你要做什么,你才知道该选择什么样的工具。做个案还不一样么?在面对个案的时候,你一开始没有办法判断他是什么样的倾向或问题,不知道需要什么样的工具;再说,即使你有判断,你也未必知道拿什么样的工具去处理更有效。所以呢,我是鼓励心理师多多学习有用的工具。

不过要提醒的是,工具只是“用”的部分,不是“体”的部分,信念才是“体”的部分。优秀的心理师要有很好的信念,很好的人生价值观,把自己的个案视为己,愿意为之学习很多很好的工具。

:人在成长的过程中,往往有那么一个契机,就突然感觉自己长大了。那作为一名心理师,你觉得在什么样的契机,会突然意识到自己是名心理师了呢?

:在这不得不提的是,我不太喜欢用“成长”两个字,想来,一个喜欢学习的人自然而然会成长,我更喜欢用“平衡”、“安住当下”、“随心顺流”这类词。这里说的“心”不是情绪,而是指最内在的本我——你知道你自己可以拥有什么、追寻什么、走哪条路,但大部分人抗拒这个,选择了适应外在的环境,包括父母的要求,上司的命令,社会的期许……这是很可惜的事情。

你这里说的那个“契机”,这样的感觉非常个人化,但似乎有点“开悟”的意思,不过我觉得成为一个心理师不一定非要有开悟。

就我个人来说,我一直欣赏禅宗,但年纪越大,我越来越欣赏净土宗。我们都知道禅宗讲的是开悟,净土宗则比较务实,就是所谓的一心念佛,很用功就对了。我觉得开悟不是最重要的,很多事情重要的不是一时想通了,就像今天我一时觉得自己好棒,好有责任,可若做两天我做不下去了,那开悟有什么用呀?!重要的是能够持续地走下去。

有没有你说的那个“契机”没有关系,有关系的是找到自己的动力,让自己很开心地走下去。不论这个动力来自正面的能量还是负面的压力。

:对新入行的人来说,最难的可能是走进工作室直接面对来访者的评价了,有担心被轻视的恐惧。作为心理师,你有过这样的恐惧吗?能给正处在这个阶段的人一些建议吗?

:我是一个蛮幸运的人,很小的时候就没有走上台的恐惧了。读书的时候就参加过很多演讲比赛,出社会后又很幸运地碰见过很多的大人物,包括台湾的阿扁。记得阿扁还在做台湾总统的时候,我做一个总统府的展览活动,我们几乎每两个月会碰一次面。

虽然我不太会有这样的恐惧,但我知道很多人会有,所以我也会教我的小朋友们如何去面对这样的恐惧。想,小朋友之所以会恐惧,是因为来访者像神一样高高在上,而神是不吃喝拉撒的,所以我会教小朋友们将他们平民化,唯一的方式就是,想想他们也和我们一样两个眼睛两个鼻孔一个嘴巴,他们也一样要吃喝拉撒。一想到这些,那些恐惧感(或许用紧张感更准确些),多半就会消失或降低。

另外要分享的一个经验是,到目前为止,我依然会在上媒体、开培训、做个案之前花时间去做准备以及自我放松,我会想象一个画面,给自己能量。这对我来讲非常有效。

:“成长”是很多人经常提及的词。就心理师的个人成长来说,你觉得怎样规划比较好?

:我觉得这样的情况在大陆比较严重,可能是喊口号喊惯了(笑)。我常常跟我的个案讲,“你说话不够精准,喜欢用空乏的词藻,堆积起来很华丽,‘成长’、‘有梦就追’讲了一堆,讲了一些根本达不到的状态”。事实上,无论来访者还是心理师,说话一定要精准,如果你说话不精准,你没办法切到问题的核心。

说到规划,我想到我人生中很两极的状态。记得过去在台湾开车,我永远走同样的路,不愿意去找新路,一个是因为懒,另一个是因为安全感,所谓的规划也正是为了避免一定的风险。可我进入心理学领域,我最大的差别是我的不安全感自然而然地消失了,那是因为我没有聚焦安全感,我过去一直聚焦安全感,所以很多事情让我有不安全感。当我聚焦快乐的事情的时候,不愉快的事情就都没了。所以我旅行的时候常跟人讲,不要规划的太细,随着心意走就是了。

要提醒的是,我说的不要规划指的是不要设定太多的东西,并不是说连学习也不要了。学习是一定要的,只有学习才能变成一个有趣的人,作为心理师你如果不够有趣,你就不会太成功。

:有心理服务从业者表示,在工作中偶尔会有“耗竭”的感觉,你有过类似的经历吗?遇到这样的情况,你认为如何处理比较合适呢?

:作为心理师,在工作上我没有类似的经历,因为我的放下功夫还蛮强的。但在生活中我偶尔也会有“耗竭”的感觉,只是比别人好一点的是,我能很快地处理好。

你若看了我的博客就知道,我有一只很乖很乖的狗狗,它从台湾跟随我到上海,在我就一个人的时候,它就像我的孩子一样陪伴我,可在它11岁的时候去世了;狗狗过世是2012年5月份的事儿,同年10月份,我一个至亲的人也跟着过世了……其实,生死对我来讲我看得还蛮开,但毕竟是身边至爱,感觉还是很痛的,所以那阵子没有很不好,但也没有很好。不过,我还是顺利度过难关了,这大概有两个原因——

■我一直坚信,我的生命曲线前面波涛汹涌,到紧要关头自会风平浪静,这是我从小就有的信念,而且这个信念很强,它帮助我度过了很多难关,此其一;

■其二,那时候我回了趟台湾,找了我的老师做了催眠舒压。也正因此,我一直推崇督导制,这对年轻心理师还是非常必要。此外呢,心理师也得有自己的心理师不是么,我们心理师也需要别人来帮助我们。

心理师就是个体户,没有做个体户的本钱的人不要来


有人说,对于一个心理师来说,这真是一个特别的时代。这个时代没有任何已经达成共识的观念,充斥着精心编织的梦境和谎言,没有赋予任何个体明确的责任界限。这个时代是所有理性主义者的噩梦。心理师从事的工作没有力量去做任何对抗制度的努力,但却必须去处理这种社会形态所带来的人性扭曲。照此说,在这个时代做个体户可真是糟糕透了。

:心理咨询作为一门行业,市场机制似乎存在很大的问题——有资质的咨询师接不到个案、来访者遇不到合意的咨询师是常有的事儿,为什么会这样呢?

:前阵子我一个师姐,因为经常台湾大陆两地来回跑,所以想着是否可以长期驻留大陆,安心过来发展,所以她咨询我一些事情。当然,她除了咨询我还咨询了她其他的心理师朋友。她问我,为什么她得到两极化的回答:我告诉她我过得很好,所以建议她先过来,多了解,这样也容易被接受;可是她另一个做心理师的朋友说,做心理师根本赚不到钱,只能做一些公益的,所以劝她不要做。

我师姐的心理师朋友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但我只能说她朋友比较负面。这个市场的确存在这样的状况,但我觉得关键还在于你的表现。为什么我这边好多个案是去过别的心理师那儿却转投到我这边,为什么一直有人介绍个案、讲座、培训给我,我觉得是因为他们信任我,他们觉得我对他们有帮助。

你说的问题是这个行业一定会碰到的,但所有的心理师必须认识到一点,这个领域最重要的是口碑,这个口碑并非来自于你做成了多少个案,而来自于你的人格特质、处理方法是否能为大多数个案所认可。

:关于眼下心理服务行业的困境,有人说,原因在于心理咨询作为一种新生事物,目前在社会经济中的根基和大众心目中的认可度都太孱弱了,为扭转这样的局面,你觉得我们从业者能做些什么?

:眼下来说,大众对心理服务的认可度,我不觉得是太大的问题,我觉得问题还是出在从业者身上。就说我接触到的大陆心理师吧,我觉得他们中的好些人都太“硬”了(我讲的比较直白,可能有些人会不高兴)。这可能和大陆的心理学体系有关系,不像台湾的体系比较美式,美国的心理学就比较活泼。

此外呢,从大陆心理师身上我看到比较多的问题是,他们很爱说教。其实,我蛮反感别人说“应该”两个字,我常常跟我的个案讲,我不会告诉你怎么做,你自己知道的,但如果你觉得做不到,这中间有障碍,走不出来,那时候我能给到你一些支持。当然,我们也会说一些道理,但那些道理是相互讨论出来的,需要他能接受才行。我们要让个案打从心底认识到自己的状态,如果他认识到状态,他觉得需要改变,那我们就可以给一些方法,所以我说方法论很重要。作为心理师,如果你没有一些技巧和方法,就像一个人知道死是解决不了问题的,但他得不到一些方法解决眼下的问题,他还是会想到死的。

至于我们从业者所能做的,我觉得除了提升自己的技能之外,精准地定位服务群体非常重要。作为心理师,我也只觉得我只能为一部分人服务,此外的人,可能因知识结构差异很大,或者我没有办法很好地同理他们,那他们就不是我的服务对象了。

:当然,也有人说,眼下心理服务行业发展的势头非常好,所谓的困境完全是被夸大了。或许不同的人,处在不同视角、层次看到了这个行业的不同面向。想问的是,在你眼中,大陆心理服务行业的发展状况是怎样的?

:我且不说大陆心理服务行业的发展状况,这个命题太庞大了,我就说说我看到的两个问题——

■太商业化。记得台湾有人写他眼中的大陆的大学,他很奇怪大陆有那么多那么好的大学,可培养出来的学生的水平为什么有些还不如台大的呢?!事实上,他们是打着文化的幌子行的是商业的行为。台湾虽然也商业化,但比较实话实说,比如说,开个班多少钱,就是很直白的,但大陆的不是这样,这就涉及到另一个很奇怪的现象了。

■包装过度。何必过度包装呢,明讲呀,不论培训、讲座还是个案,是怎样就是怎样,为什么要这样的自欺欺人呢?这没有一丁点儿好处:公信力没有了,此其一;其二,别人也不信任你,自己的后路乃至整个行业的后路都断掉了,多可惜呀。

:眼下,在没有资信程度良好的平台作依托的情况下,很多心理服务行业的从业者都在致力于自我营销,你如何看待这样的现象?就你了解到的,大陆这样的现状和台湾以及国外有什么不同吗?

:从自我营销这一行为来看,大陆和台湾以及国外没什么差别,只是他们自我营销的路数略有不同,这或许源于东方人和西方人的差别——西方人基本是,有多少说多少,但东方人不是这样,表面上很内敛,但某个程度又很夸张,台面上台面下落差很大。

记得在我没来大陆之前,有人教我,你去大陆发展很简单,把自己神格化,我包你红到不行。我很诧异地看着他,因为我觉得这不是正途。这或许是民族性的问题,社会上有人迷信神,所以就有人会在自我营销的时候把自己神格化,这是我们自己要检讨的问题。

:有人说,心理师就是一个个的个体户,关于心理师的职业发展,你有什么建议给到新入行的人吗?

:事实上,我就是个体户(笑)。在这,我可以给新入行的心理师两点意见——

■做个体户要有做个体户的能耐。做个体户的能耐就是你平时玩的时候可以放开玩,但该工作的时候能很专注地工作。做个体户,自制力务必要好,然后呢,也能享受孤独,自得其乐。

■没有做个体户本钱的人不要来。对于新入行的人,你得有做个体户的准备。建议年轻人,先到相关的行业历练几年,看多一点人,对人性攒一点本钱,待有朝一日还是觉得自己适合做心理师的时候再进来。我觉得作为一个心理师,你若不够通透地了解人性,你是做不好的。

:关于心理服务从业者的创业,你怎么看?像行业媒体,譬如心灵咖啡网,在帮助心理服务从业者创业这件事上,你觉得它们有什么做的不足的地方吗?或者说,还有什么能为他们做的呢?

:你说的创业如果指心理师自己开工作室或做自由心理师的话,我是不建议这样他们这样做的,试想,如果一个心理师在一个发展比较成熟的工作室里尚且接不到个案,那若做一个自由心理师,他的个案去哪里找呢?那不更找不到嘛!

你说到行业媒体,对这我还是有一些期望的。心理师有两种,一种是学术领域的,一种是实务领域的,这两种人特别不能容。学术领域的看不起实物领域的,实务领域的则觉着学术领域的一直在讲理论,根本没有办法帮助人。像心灵咖啡这样的行业媒体,如果能在这两个群体之间搭建桥梁,那就太棒了。

:另外,你对国内心理服务行业的发展有什么具体的期望吗?

:对行业的期望,概括起来讲有两点——

■勿太商业化。其实,商业化也可以,但要讲诚信,并且核心信念还是必须从“爱”出发,而不是金钱游戏。

■勿神话,亦勿奴化。你若留心就会发现,有人把心理师当神一样膜拜,说什么是什么,但也有人认为心理师狗屁不是,一点用也没有。所以在这呢,希望大众对心理师不要太看得起,也不要太看不起了。

采访后记:

在采访快结束的时候,小玄老师有提到,对一个心理师来讲,每一个人都不可能面对整个市场,没有人有那么厉害。但交流是很棒的一件事,问题是大家没有这样的机会和平台。想来,这或许是心灵咖啡作为行业媒体该努力的一个方向,另外,就这个问题读者若有想法也可就此展开讨论。

独家专访,转载请注明来源心灵咖啡网www.psycofe.com和本文出处。[心灵咖啡微信号:psycofe]

大家都在看
好评
近期热门
心理文章
社会热点两性心理
职场发展情绪管理
心灵探索行业观察
自我成长人际关系
心理测试
爱情测试
性格测试
能力测试
专业测试
心灵氧吧
心理游戏
心理学书籍心理短片
治愈系文字旅游
治愈系图片
心理咨询
专家专访
心理问答
案例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