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心理咨询 > 专家专访 > 丛扬洋专访(一):萨提亚模式下的治疗有什么不一样?

丛扬洋专访(一):萨提亚模式下的治疗有什么不一样?

2014-07-02 10:52:00 发布 | 来源:七九测试网 | 作者:小测试

丛扬洋专访(一):萨提亚模式下的治疗有什么不一样?

不论你是爱好心理学,学习心理学还是以心理学为业,错过萨提亚模式,都是一种损失。尤其是心理咨询师,若能吸取各流派的精华,用以补足咨询方法上的不足,那真真是极好的。

在萨提亚模式中,有什么不可不说的?心灵咖啡网特此采访了首批国家CETTIC认证萨提亚咨询师丛扬洋,以飨读者。

丛扬洋简介

丛扬洋,笔名丛非从(博客)。萨提亚全国教育总部心理咨询师。心理咨询与治疗专业硕士,心理学学士,7年学院派心理学生涯;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首批国家认证萨提亚咨询师,IHNMA认证催眠师。

著有两性情感心理分析类书籍《你是在恋爱,还是在发神经》(林文采、岳晓东作序推荐),《学前教育》等多家杂志特邀心理专栏作家,先后为《哲思》、《你好宝贝》、《午后》、《心理技术与生活》、《现代职业安全》等杂志撰稿。

先后师从John Banman、蔡敏莉、Anna Low、K.C Chen等学习萨提亚,并师从国内外导师持续学习催眠、家排、塔罗、占星、灵修、易经与国学等心理及心理相关学问。擅长两性情感关系、亲子关系、职场关系、自我关系等人际关系问题,开设有萨提亚系列“自我成长”、“人际关系”等工作坊。

心=心灵咖啡网 ?丛=丛扬洋老师

一、治疗的基础:萨提亚的冰山隐喻有什么不同?


心:我们最熟知的冰山隐喻是弗洛伊德提出的,他定义的“冰山下的潜意识”中,似乎有很多“坏到说不出口所以被压抑的东西”,但在萨提亚的冰山隐喻中,似乎更偏爱中性词汇和积极词汇来描述冰山,好比“应对方式、感受、感受的感受”等,所用的都是中性词汇,这些中性词汇的展开描述,所用的也是偏积极的词汇,比如“渴望”这一层用的就是“被爱、可爱的、被接纳的、被认同、有意义的、有价值的、自由”,最底层“自我:我是”这一层用的是“生命力、精神、灵性、核心、本质”。这是否可以说,萨提亚的冰山隐喻偏积极一些?若确实如此,把冰山下的东西换成中性甚至积极的东西,对治疗的意义是什么?

丛:冰山下所描述的心理过程没有积极与消极的说法,积极消极是人们对于一个存在的主观性感情色彩的判断,是人们的一种态度。但是对于存在本身是不存在积极或消极的。例如“行为”“感受”“观点”“期待”。如果说“被爱、被接纳的、被认同、有意义的、有价值的、自由”偏积极的话,这代表了萨提亚对于人的一种尊重,帮助人们看到内心更积极的东西。

心:这似乎和弗洛伊德的冰山不同,您如何看待这一区别?

丛:萨提亚的冰山和弗洛伊德的冰山并不是所谓的“偏积极与偏消极”的区别,它们完全是两个概念。

萨提亚的冰山所讲的是一个行为背后的心理过程,行为是我们看到或听到的内容,是冰山之上可见,而我们感受、观点、期待、渴望、自我,这些不可被看到或听到的是冰山之下。其水平线是是否被感官感受到。而弗洛伊德的冰山的水平线则是意识是否意识到。

但两者也有关联。萨提亚的冰山是立体的,每个层次又都包含弗洛伊德的冰山。例如,感受层次又有意识到的感受和潜意识里被压抑的感受,观点里有意识到的观点和潜意识里被默化的观点。

实际上“冰山”的隐喻被很多理论和人物使用,尽管弗洛伊德的冰山知晓度最高,但其他隐喻也不无其长处。至于萨提亚的冰山和弗洛伊德的冰山,由于二者在本质上并无冲突,而且互相融合,所以在咨询过程中完全是可以结合使用的,不仅并不冲突,而且会更加有效。

心:虽然您认为萨提亚并没有偏积极的倾向,但也许在一个初识心理学的人看来,它至少没有像弗洛伊德的冰山那样赤裸地坦言,冰山下可能有不好的东西,这是否跟萨提亚“不强调病态,治疗把重点放在健康及正向积极的部份”的主张有关?是否暗示了来访者去看自己内心中积极的一面?

丛:萨提亚的冰山隐喻模型只是一个自我探索的工具,弗洛伊德的冰山是一个理论模型。萨提亚的冰山模型是帮助人更多更好地探索自己,而探索就要保持中立性,没有任何暗示。

二、治疗的态度:萨提亚模式对“病态”的态度是什么?


心:萨提亚模式不强调病态,认为治疗需要把重点放在健康及正向积极的部份,向积极面引导,但是,对于一些来访者,病态方面又是很难忽视的,好比说,一个有自杀倾向但不主动求助的来访者,再好比说,一个一心想要改掉自己拖延症的来访者……如果把治疗重点放在健康及正向积极的部份,而不顾病态方面,是否有偏离价值中立、心理咨询伦理道德的风险?来访者是否会感到自己所求助的问题被无视?

丛:萨提亚不强调病态并不是忽视病态,而是反对我们把来访者的行为贴上“病态”的标签。萨提亚认为“问题本身不是问题,如何应对问题才是问题”。来访者所发展出来的这些症状,并不是真正的问题,他们只是为了应对内心的缺失而不得不发展出这些症状来保护自己。在他们的能力范围内,他们只能被动的采用这样的方式来完成自我保护,从这个角度来讲,症状都是有积极意义的,它们只是来访者所发展出来的适应不良的行为。

如果这时候我们再以“病态”之名加给来访者,我们就更加降低了他们的自我价值感,让他们在称谓上就比我们低人一等,这会增加他们治疗的阻抗。萨提亚所做的就是尊重来访者的症状行为,甚至跟来访者一起去欣赏它曾经如何保护了他,然后陪伴着来访者借助症状探索到内心深处的匮乏,一起修补那个部分,将匮乏填满,并学习使用新的方式来应对下次可能出现的匮乏,这样来访者就不必采用固有的行为来应对内心的匮乏,症状自然就消失。

举例来说,经常愤怒、否定别人,是最常见的症状。而他内心的匮乏可能就是无力感和价值感低,他本来就价值感很低了,他决不允许别人再用否定来拿走他一丁点,所以他只能假装很强大,并随时准备反击来保护,甚至敏感到别人稍有动静他就马上判断为别人想攻击他而事先反击,如此就可以很好的保护好自己的价值感。这个治疗的过程并不是给他贴上“攻击性强”的标签,而是跟他一起看到“你很需要别人认同”的匮乏,他用了“攻击”的方式捍卫了自己的价值。那么这时候咨询师帮他去修复价值的部分的时候,他看到并且相信自己的价值后,“攻击性”自然就不存在了。

从这个角度说,来访者不但不会感觉到自己的问题被忽视,而且会感到渴望的满足,感到安全感、被尊重、有价值感,而更愿意暴露自己。

而这也不涉及到价值中立的问题。价值中立是不用自己的价值观去判断来访者,不去强加给他自己认为对的价值观,不贴标签。萨提亚称为为不要去“扣帽子”。萨提亚所强调的积极,是尊重来访者,以一种积极的眼光去看待症状。

心:您提到,萨提亚主张用一种“不扣帽子”的眼光去对待症状,尊重来访者的症状行为,跟来访者一起去欣赏它曾经如何保护了他,然后陪伴着来访者借助症状探索到内心深处的匮乏;而另外一些流派可能会主张“让来访者自己去倾听自己的这种病态面,去识别从中流露出的信息是什么”,您认为这两种做法有何不同?

丛:这两种是相同的。病态面流露下去的时候,听到的就是匮乏。当你去聆听愤怒的时候,你听到愤怒的后面其实是哀伤,对于自己的匮乏和弱小的哀伤。

萨提亚认为,症状只是一个信号,这个信号不停的提醒我们的内在出了些问题,需要我们去关注。这时候如果我们只是处理信号而不处理信号源,信号源还会发出其他信号来提醒我们,即不断发展出新行为问题来。让来访者倾听的目的,就是去找到这个信号源,在真正的问题上去处理。

心:对于一些严重的病态,比如心理障碍、神经症、人格障碍、重性精神疾病等,如何把治疗的重点引导向健康及正向积极的部份?

丛:当来访者无法积极应对的时候,就会退为消极应对。当现实中无法满足的时候,他发展出幻听等功能也要来满足自己。当他无法承受压力和刺激的时候,就会分裂出一个人格来保护自己。“症状只是来访者发展出的一种自我保护”,这就是最明显的积极意义。通过对症状的认同和欣赏,可以迅速与来访者完成连接,让他明白自己是被看到的。

每个被称为症状的行为也都有一个资源,这个资源是常人所难以做到的。抑郁症的人具有非常细腻和敏感的内心世界,自闭症的人具有非常丰富的内心世界,强迫症的人具有非常强的动手能力、逻辑思维能力等。每个行为被极致化后都有其丰富的资源。我们可以借此帮助来访者看到症状带来的好处。这样他们的价值感就会得到很大的提升——天才和疯子并没有明显的界限,只是他们用功的方向不同。

这时候就面临着一个抉择:是否要改变来访者。他有这么多资源,并且是接纳的,想更好的发挥的时候,治疗师要谨防助人情结把他变得“正常”。当来访者有意向改变的时候,治疗师就可以带着他这些积极的部分去工作,帮助他放下对行为的执着,让他看到所执着的行为外,还有一片丰富的世界是他一直忽视的,他所假想出来的很多恐惧而陷入自我保护的东西也已经消失。比如他一直在用自闭应对家长的强烈指责,他就可以看到刺激源已经消失或本身并没有那么强烈。

心灵咖啡网笔记:结合第一部分中“冰山”的功用,和第二部分对病态的处理,也许可以理解为,自我探索时实事求是,什么都看,不忽视所谓的“病态”,但不管看到的是什么,都要从中看到积极的东西。

三、治疗的工具:萨提亚咨询师更重视直觉的力量?


心:在您博客中的一篇文章中提到,萨提亚的力量,来自于最优秀的咨询师的最宝贵的直觉能力,但是,直觉也有不准的时候,这也就是为什么人类需要依赖理性和逻辑分析来修正自己的判断。那么,在使用直觉的过程中,若发生了怎样的失误,就会对心理咨询产生危害?

丛:直觉的准确性来自于荣格所谈的共时性,也是一种深度的共情。在这种共情里,来访者和咨询师的界限消失,进入了同一个世界,咨询师能够确切感受到来访者的感受,是置身其中,而不是感同身受。萨提亚叫这种状态为“连接”。在直觉使用过程中,容易失误的地方是难以区分是与来访者完成了连接还是根据自己的经验进行了判断。当把主观经验而带来的判断加给来访者,又不去验证的时候,就会用自己的主观意志伤害到来访者。更严重的时候,咨询师为了满足自己价值感的需求,会只关注哪些地方得到了验证,而忽略来访者表现出来的差异的部分,然后用能验证的部分不断给自己强化的暗示,将来访者变成了验证自己直觉的工具。

心:如果说直觉对于萨提亚模式的咨询师非常重要,那么,想要很好地使用好自己的直觉,可以怎么做?

丛:首先咨询师可以大胆的把自己的直觉放出来,去觉察自己在咨询的当下所冒出来的一切念头。然后小心地找来访者求证,并在求证的同时观察来访者是否有阻抗而使用更强大的移情来拒绝求证。

心:不少人认为咨询师就像老中医一样,从业时间越长经验越丰富,所以从经验中产生的直觉也更准确,你是否认同这一点?如果认同,你认为多大的年龄(或者具备哪些人生经验)才足以产生这样的直觉,如果不认同,理由是什么?

丛:直觉的产生依赖于经验,从经验中产生、经历的事件越多,经历的世界越宽泛,直觉会产生的越多越准确。科学家无数的发明都依赖于直觉,但是直觉也来自于他们平时无数次的实验与失败的积累。直觉的产生和年龄有联系,但是没有必然的联系,小孩子也会有直觉,只是他们的直觉更多的与他们的经验和日常活动有关。具备不同的人生经验,就会在不同的领域里有更敏锐的直觉。这个没有明显的界限。

咨询师的工作对象是人心,因此来自于咨询师较高的心理能量,来自于他们自己心的宁静和敏锐。这取决于咨询师的修养。咨询师的经验就是自我成长的经验。对于咨询经验的获得,也是借助于经手的大量咨询,如果更能理解、接纳来访者,如何站到更敞开的地方去陪伴来访者。

因此人们常说,咨询师的高度能到多高,就能带他的来访者多高。咨询师的工作效果,不取决于他有多少经验,而是取决于他有多高的个人成长。

心:看到您博客的头像,是一个孩子躺在水泥地上抱膝蜷作一团,他的周围有一个用白粉笔画成的的人,把孩子拥入怀中……这是笔者看到图片的直觉反应。尽管图片色调很冷,但这个解释让笔者感到温暖,但转念一想,也可能是,一个脸上挂着微笑的人,身体里住着一个蜷缩着的“内在小孩”,这个解释却让人觉得冷,觉得悲哀。或许后者才是图片的真正含义,或者直觉反应是对的,又或者,这两个解释都不对,所以,这些猜测,都只是“想当然”罢了。

“想当然”,在心咨询的过程中可被称为“野蛮分析”,何为“野蛮分析”,好比上面的例子。对于咨询师来说,直觉和“想当然”有什么区别?萨提亚模式如何看待这种“野蛮分析”?

丛:想当然来自于经验,甚至是固着的经验,属于知觉。萨提亚咨询师的直觉与想当然的知觉并不相同,它应该是被称为灵性的部分。那是人感受到自己在那一刻消融了界限,与万事万物同在,安于当下,放空了经验,全身心的感受宇宙,而散发出来的一种大爱。很多宗教、长青哲学都在谈论这个状态,他们把这个状态叫做“合一”、“开悟”、“与宇宙合一”、“连接宇宙能量”等,实际上就是一种连接到了自己的灵性。在这种灵性部分里,来访者是完全被接纳的,被敞开的,被爱的。其中能产生直觉体验到来访者的感受,必然是两个人在那一刻产生了交融,他们在一起,成为一体。那是带着爱的,是让来访者和自己都很和谐的。这时候的咨询师和来访者都能够用感受说话,他们在分享一种生命力给彼此。

“想当然”却是咨询师以自己的经验出发给来访者所贴的标签,是限制的,封闭的,等级的,甚至强制的。这会让咨询师陷入解释学的圈子,即某个问题是由某个原因引起的。当咨询师开始与来访者失连,成为两个独立的个体,沉浸在彼此的世界里的时候,就会成为想当然。这时候的咨询师首先是拒绝向来访者敞开自己的,并且拒绝接纳他。萨提亚并不强调解释,她会偶尔探索,即使去探索,萨提亚也强调带着开放和好奇的心去探索发生了什么。

萨提亚不倡导解释,解释会让问题进入线性的、单一的归因,限制了问题的敞开。“为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当下“怎么了”及下一步“如何做”。如果咨询师开始对来访者进行了分析,咨询师要去检查自己的内在,是什么让自己跟来访者失连了。自己怎么去体验来访者的世界,怎么用头脑去判断,怎么拒绝了自己向来访者保持一颗敞开和接纳的心。更可以去检查自己,此刻,是否需要来访者来满足自己的某部分渴望的匮乏,例如安全感和价值感。

心:一些人际冲突之所以发生,有很多也是因为“想当然”,此时,一般人的直觉和咨询师的直觉,有什么区别?一般人在日常交往中也会用到直觉,怎样做才能提高自己的直觉?咨询师怎样做才能提高自己的直觉?

丛:一般人和咨询师的区别不大。咨询师的境界就是放下自己是个咨询师,放下一颗治疗的心,全身心去陪伴来访者,跟他一起成长,而不是“帮”他成长。

即使是咨询师,到了生活中,也会卸下“分析”的面具,因为,去分析他人不但浪费时间,而且会很累。更会因为自己的分析而拉大了与他人间的距离,让人际关系趋向于冷漠化。所以,如果你不是咨询师,那么在日常生活中,不必因为羡慕咨询师的直觉,而把自己培养成所谓的“咨询师”,这通常没什么好处。

虽然不鼓励大家在日常生活中学习“咨询师的直觉”,但并不是说大家就没有直觉,其实,日常生活中都能产生直觉,而产生的方式,就是爱。因为有爱,恋人之间更能“心有灵犀”感受到彼此,亲子间更能“母子连心”感受到彼此,因为他们是真的爱对方,真的去接纳对方,真的向对方敞开了自己,全身心把对方与自己融为一个整体。一般人的练习直觉的过程,除了增加自己的经验外,更应该让自己保持一颗开放的心。

其实增加经验的目的,也是为了让自己更开放。接受到来自不同方向不同人群的冲击,可以让自己的心更开,更了解这个领域。佛陀、觉悟者、高能量的咨询师具有非常敏锐的洞察力,其实就是心足够静,足够开放。

咨询师和一般人一样,练习直觉的过程就是一个自我修行的过程。怎样放下自己经验,怎么样敞开自己。怎样接近甚至到达一种开悟的境界。

四、治疗的视角:对于家庭中林林总总的问题,萨提亚模式怎么看?


心:萨提亚模式又称联合家庭治疗,对家庭问题一定有独到的看法。当萨提亚模式发现家庭成员间关系出现问题时(包括自己和家庭成员间关系出问题),如何看待,如何分析和思考,常用的处理方法有那些?

丛:家庭成员关系出现的问题,都是自己的渴望得不到满足而发展出的症状。他们渴望家庭成员能给与自己尊重、爱、认可和自由,但是得不到的时候,他们就会发展症状。比如当家长指责孩子的时候,通常在以爱的名义,强迫孩子认同自己的价值观。

最常用的方法就是走冰山,自我觉察。萨提亚的冰山工具就教给人如何自我觉察。觉察自己的渴望的匮乏,需要哪个成员满足自己的哪个部分,自己在使用怎样的沟通姿态索取渴望。觉察自己的期待,自己对哪个成员有哪些期待,自己在用哪些方式应对这些期待。觉察自己的观点,自己在用怎样的价值观、观点、想法与其他成员有差异,自己在用怎样的方式去处理这些差异。觉察自己的感受有哪些,然后采用了压抑、发泄还是其他方式在处理感受。

觉察完后,就可以在冰山上选择一个层面开始改变。萨提亚在不同的应对姿态上,会采用冰山不同层次来改变。人们可以选择一个最容易改变的冰山层次来改变。例如改变自己的想法、期待或者应对渴望的方式。

第二种方式就是可以帮助家庭完成一致性沟通。带着尊重、认可、接纳去和家庭成员去沟通自己的感受和想法,让家庭成员间的能量重新流动起来。

心:如果具体到特殊的案例,萨提亚模式是如何看待兽交和乱伦对家庭关系的影响,以及如何处理的?

丛:人具有自我成长和向上的潜能。当人表现出某些特定的癖好的时候,说明人的某些需求通过正常渠道已无法获得正常的满足。兽交、乱伦、恋物恋尸、窥阴露阴等癖好都是人类关于渴望的未被正常满足所致。除了正常的性快感的满足外,还极有可能是内心价值感、认可感和安全感的匮乏。例如通过兽交可能感觉到自己是“独一无二的”、“特别的”或者是“安全的”,这样的行为里没有人否定我,没有人指责我,我可以完全展现出自己的价值,可以实践自己的意志力,可以自己做决定而不必顾忌他人的看法和感受。这类人往往现实生活中讨好,难以承受他人对自己的否定,尤其在这种与尊严和极度隐私有关的性行为里。乱伦也是如此,和长辈之间的性关系可以满足自己的一大部分心理需求。

至于对家庭的影响,主要取决于家人对此的态度。如果家庭中对于这些行为的态度是敞开的,开放的,允许交流的,家庭中的能量就会流动起来,人们就会自然的趋向于自然化,不需要再通过这些非常态之下的行为来自我满足。相反,如果家庭中对于这些行为的态度持否定、闭塞、不可谈论、当成问题去矫正的时候,当事人的正常心理及生理需求无法通过正常渠道满足,也无法通过常态之下的行为满足,这会推着他们走向更加极端化和自闭。

萨提亚对于此的处理,首先是尊重、开放和接纳的,感谢这些行为的存在以某种程度上保护和满足了来访者。然后帮助来访者去体验他们内心关于价值感、认可和安全感的匮乏,当他们看到自己因为这些匮乏而选择了使用这些行为的时候,就会重新评估是否要换一种方式去满足自己的价值感。萨提亚继而会帮助他们看到自己的力量,他们有能力去通过常态的渠道获得满足,他们之前挫败的经验并不是所有的经验,他们完全有能力去经验另外一种渠道。萨提亚会鼓励他们去尝试另外一种方法去满足自己的渴望。当他们能够重新评估自己满足渴望的方式的时候,原先的行为自然就会消失,失去了源动力。

心:家里的宠物猫、宠物狗甚至玩具熊等,都可能被整个家庭视作家庭的一员,如果用萨提亚模式来对家庭中的成员进行心理治疗,会如何考虑它们对家庭的影响?

丛:这时候要去考虑这个宠物和玩具的心理意义是什么。是充当了某个家庭成员的重要他人,给了成员巨大的心理满足和安慰,还是只是因为它们可爱而收留。前者对家庭的影响会更巨大。

记得曾经有个关于家庭的报道:女孩回家找不到心爱的猫,问妈妈的时候妈妈说卖掉了。自此女孩发奋图强,小有所成后辞职卖房,悬赏巨金找回当年的猫。在家庭中任何一个被重视和人物化的东西都会成为家庭的一份子,对家庭形成巨大影响。它们的存在是因为家庭成员的某些需要无法得到正常满足,而成为了一种替代满足。

萨提亚对成员进行治疗的时候,首先会去考虑宠物及玩具具有哪些心理意义,跟依赖的成员去探讨它们满足了他们的哪些需求。然后由此去探讨这个家庭的成员间是如何匮乏了这些需求,如何缺失了这些需求,而不得已找了宠物和玩具来代替。

五、治疗的适用性:萨提亚模式在中国


心:一些精神分析流派的咨询师认为,中国人并不具备被精神分析的素质,理由是他们认为中国人并不具备弗洛伊德所设想的那种清晰的人格结构,所以无从进行真正的分析。您认为,萨提亚模式是否适合中国人?

丛:萨提亚模式诞生于美国,但在短暂流行后即走向了淡化,成为了主流之外的流派。但是萨提亚模式走入中国的十几年,却一路上升之势,迅速被人接受并影响了越来越多的人。实践证明,萨提亚模式极其适用于中国人。萨提亚模式所强调的就是个人在他成长的环境中怎样被自己的家庭影响,而中国是一个十分重视家庭以家庭为单位的国度,中国家庭爱孩子的方式常常让人瞠目结舌,这导致了萨提亚模式很快进入到中国家庭,并迅速展示出了其魅力。

萨提亚模式补充并挑战着中国的固有家庭模式。

萨提亚模式强调的价值观是平等、独立、独特、自我驾驭、多元、选择、求同存异,这在中国传统社会中是非常缺乏的。中国受儒家文化影响,其家庭“父为子纲,夫为妻纲”等级制度十分明显,虽然随着现代社会的发展,中国家庭以男性家长为主的权力结构已经发生了改变,但是父母长辈在家庭权力中的地位没有完全改变。在中国的家庭中,父母扮演着家庭中权威的角色,孩子被教导要顺从和听话。“不听话”仍然是大部分家长所控制失败而感觉到头痛的问题。父母有权利对孩子质问、斥责和劝戒,而孩子却不能做这些,导致的后果是阻止孩子和父母之间亲密关系的建立。

萨提亚强调家庭成员之间坦诚、一致的沟通,尤其要交流感情。但中国家庭一般不关心情感的培养与维护,也不注重直接的沟通与情感的表达。许多夫妻认为只要结了婚,有了孩子,就注定要一辈子生活在一起。很少想到时时要关照彼此的感情,通过必要的沟通以及表达情感来增加并维护夫妻间的感情。他们注重对家庭的实际贡献,双方做了什么事,而不注重语言上的沟通。亲子关系之间也缺乏这样的沟通,家长更多的要求孩子做什么事,达到什么效果,而较少去赞扬、语言表达爱等,所以才会出现“青春期无法坦诚平等沟通而更加叛逆”等现象。

萨提亚也强调人的自主选择。而中国家庭中被标准化教育的内容非常多,“人不能生气”、“人要刻苦”“人要选择稳定工作”等规条占据了人的整个意识,也涌现了大量只知“应该做什么”而不知“想要做什么”的迷茫。

难以对身边的人或陌生人建立亲密和信任、难以自由表达感受、不知道如何去爱、存在感缺失与迷茫无助感盛行等现象,正在当今社会剧烈上演,婚姻问题不断、跳槽问题不断等现象,正是中国家庭教育出来的结果。而萨提亚模式的介入,在应对这些问题的时候恰恰显得应对自如。

心:萨提亚模式进入中国后,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吗?

丛:或许是萨提亚模式的刺激太过于强烈或者太过于对立,新模式进入人体后产生的负面效果就是适应不良。很多人在接受完萨提亚模式后,对人生和世界更新了认知,但是当他们回到自己的家庭中后,占主导地位的是另一种文化,发挥作用的是另一套规则,因此他们要实现变化就变得异常困难。来访者在看到爱并渴望向家人表达爱的时候,回到家就会局促不安,他们在家里对孩子、家长、爱人等的爱难以表达,因为普遍的规则是感受要藏在心里,而不是表达出来。当他们表达的时候有时候也会遭到质疑。所以才会有了这样的幽默:

子:“爸,我爱你。”父:“又没钱了?”

第二个负面效果就是理解片面而产生的反面行为。萨提亚强调爱自己,照顾自己,是建立在尊重他人理解他人感受的基础上的。而初步接受萨提亚的人则会迅速打破原来的集体主义而自我起来,以“照顾自己”为名产生了自私的行为。实际上爱自己和自私完全是两回事。

萨提亚模式在中国的路,必然要经历萨提亚的本土化问题。结合中国家庭的特色,融合中国文化,以一种比较温和、持久的方式介入,这也是我及我的同事们正在做的事情。

独家专访,转载请注明来源心灵咖啡网www.psycofe.com和本文出处。

[心灵咖啡网微信账号:psycofe]

编辑推荐:

丛扬洋:心理咨询师从业之路上的机遇和挑战

大家都在看
好评
近期热门
心理文章
社会热点两性心理
职场发展情绪管理
心灵探索行业观察
自我成长人际关系
心理测试
爱情测试
性格测试
能力测试
专业测试
心灵氧吧
心理游戏
心理学书籍心理短片
治愈系文字旅游
治愈系图片
心理咨询
专家专访
心理问答
案例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