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心理文章 > 社会热点 > 观剧《双重幻想》| 你不知道的欲望人妻

观剧《双重幻想》| 你不知道的欲望人妻

2018-07-22 19:13:21 发布 | 来源:七九测试网 | 作者:小测试

“性爱不仅仅是对肉体的渴望,在同样的程度上,它还是对荣誉的渴望。一个为我们所拥有的性伴侣,看重我们并爱着我们的性伴侣,变成我们的一面镜子,她衡量着我们的重要性和我们的价值。”——米兰·昆德拉《好笑的爱》

?


“不要说爱我,我只是发情了而已……”这样的露骨台词乃是出自于稳重的人气美女编剧高远奈津之手。尽管从事着名利双收的工作,还有一个照顾生活的居家丈夫,奈津的内心却感到极度的虚无,渐渐上演起了现实版的官能小说。和牛郎翻云覆雨,不专业的男人投入得一本正经,在奈津看来却由于自以为是而显得拙劣无比,提不起半分情趣。


奈津读大学时想当演员,因为“在这个定好结局的虚构人生中,我不需要在意任何人的眼光。”一旦真实的自我无法表达,人就会变得分裂。越是压抑的情感,越是蠢蠢欲动寻找突破口。剧作家的职业,恰好赋予了奈津自由创造一个幻想国度的机会,得以用一种迂回又坦白的方式言说自身。

?


曾经,初入职场的奈津也把大自己三岁的丈夫省吾理想化过,认为他看起来非常成熟。但结婚六年,早早退休在家的丈夫原来只是一个婆婆妈妈格局颇小的男人。关键在于,省吾并不关心奈津的心理世界。用奈津的话说:“他仿佛变成了我母亲一样。”当一个丈夫在妻子眼中变成妈妈,恐怕也象征着精神上被去势。奈津需要一个更阳刚的男人,一个无论外在内在都足够强大的对象,可以引领自己,延续梦想。

?? ? ? ?

享有国际声誉的舞台导演志泽狼太是站在云端上的男人。不仅年纪上作为奈津的长辈,专业上也是望尘莫及的老师。狼太的挑逗就像是樟脑液,从日复一日的死气沉沉中激活了奈津的心跳。


为了以最好的状态迎接和大人物的约会,奈津像所有爱美的女人一样下足了功夫。拼命取悦那个需要仰视的男人,奈津是看轻自己的。沐浴后的她躺在床上静静等待着狼太的传召,活像一个祭品。这场男欢女爱在不对等的条件下拉开了序幕。奈津在狼太面前瞬间退行回一个手足无措的小女孩。得到这样一个高高在上众人仰慕的男人垂青,哪怕是狼太在交欢时施虐性的小小暴力,也能被奈津升华视为独特的宠爱。


依依不舍地道别后,奈津失魂落魄地离开了酒店房间,突然嚎啕大哭起来,那显然不是打破世俗规则的喜极而泣。在狼太眼里,奈津的赴约或许是成为优秀剧作家所需要的彻底突破。但奈津心中充斥的,敏感到用手按一下就会溢出泪水来的庞大悲痛和哀伤却从来没有被任何人注意到,怜惜过。奈津买了一只尾戒送给自己,被赋予浓烈情感的小小项圈是代表狼太的过渡性客体,也象征着奈津的心灵被如何牢牢囚禁。

?

? ? ? ?

传统且控制的母亲,对奈津的人生干涉到了极致。不请自来跑到小两口家中,各种数落女儿不贤惠,还催着生孩子。似乎患有不孕症的女儿是自己没有捏好的泥巴小人,是做母亲的耻辱。奈津问及父亲,母亲淡淡地回答说去文化教室了,奈津笑着感叹父亲真是悠然自得。这个自始至终没有出场的闲置男人,虽生犹死。奈津不仅无法从母亲身上获得良好的情感体验,想要扑进父亲怀里寻求支持的愿望还没来得及喊出口便也落了空。


最可怕的是,丈夫和母亲一样拥有几近变态的控制欲,总是强加想法到奈津身上。兴致一来就要不分时候马上亲热,对妻子辛苦撰写的作品习惯性地指手画脚,甚至在奈津提出想独立决定独立创作时露出不屑一顾的轻蔑笑容,自大到将奈津的想法曲解为担心依附丈夫被人知晓的羞耻。当发现奈津开始不受管控,立马变了脸,留下愤然离去的背影,还幼稚得把情绪发泄到了邻居身上。在狼太的调教下,奈津忍无可忍,舍弃丈夫和婚姻的勇气远远超出了省吾的想象。

?

奈津原本以为狼太可以填补人生所有的遗憾。“眼前这个男人,才是我的雄性。”奈津对狼太的痴迷,是对理想化父亲的渴望。尽管无法从母亲那里获得镜映,但当狼太在身体和心理上一步步地开发着自己时,奈津好像通过和狼太的结合让自己感受到了踏实的存在。就像吸食罂粟一般,奈津沉溺于这种肌肤之亲带来的温暖。


可当奈津将殷切的期待和依赖一股脑地抛向狼太时,这个游戏早已偏离了狼太的设定。那个叱咤风云的男人内心还保留着原始的全能感,认为他的女人就是应该呼之即来挥之即去,他从没想过为谁停留。一旦对方想在情感上靠近,对他而言只会是令人厌恶的纠缠。狼太的短信冰冷决绝,和教训一个他认为不听话的孩子没什么区别。理想化的神像重重倒了下来,碎裂的大片玻璃砸得奈津血肉模糊。

?

? ? ??

心灰意冷之际,大学时代的前男友岩井良介的出现如同夏日清风,让奈津有了呼吸新鲜空气的机会。失恋时,新欢的效果常常好过时间,因为漂泊无依的感情总是想要抓住一个可以转移的对象。老情人的再会默契十足,良介的温柔细腻和狼太的专横粗暴形成了鲜明对比。而对良介来说,更像是被自己能够征服奈津吸引。奈津享受的兴奋模样,妻子身上难以得见,这有损于他的男性尊严。

?

“他让我说我爱他,明明是强迫我说的。他明明说了我也是,真的那么说了。难道那些都是假的吗?只是什么都认真对待的我太傻吗?”在良介怀里可以畅所欲言,放声大哭,奈津无处安放的满腔悲愤终于暂时寻找到了一方栖身之所。这份打着友谊旗号的性关系再次被塞满奈津源自儿时的心理需求,沉重得开始摇摇欲坠。良介像心理咨询师一般认真分析着奈津的强迫性重复:“你一直都在扮演你母亲的女儿。童年时期留在心底的恐惧,就好像宗教里不能触碰的禁忌。就因为这样,一直以来,你总是习惯让自己做个乖乖听话的好孩子。不是吗?所以,无论是谁,只要凶你,只要态度强硬地逼迫你就范,你就会忍不住退让,去服从对方。不是吗?”良介似乎真的懂奈津,可同时又开始不动声色地疏远着她,就像生怕被奈津一块儿拽进海里。


奈津越来越喜欢良介,直到在良介公司楼下看到对方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画面,提醒她不要忘记现实。奈津的身体里又传出了清脆的声响,她自嘲是对自己太软弱太寂寞的惩罚。没有资格对良介发火,那就对自己生气好了。隐忍的失望和愤怒诱使奈津在行为上越来越开放,花和尚的邀请也照单全收。比起身体的欲望,更像是以性来发表宣言和示威。良介对家人撒了谎来找奈津,尽管意识到这个男人其实自私又狡猾,奈津却没有点破。一段畸形的关系也好过没有关系,她不想连这份仅有的慰藉也失去。


和良介亲热时不巧被母亲撞破,奈津就像无助的小女孩一样蜷缩在墙角,忍受着母亲近乎歇斯底里的羞辱和打骂。这辈子的委屈涌上心头,超出了奈津身体的承载能力。晕厥醒来,母亲干涉自己婚姻的执念依然不可撼动,这愈发加深了奈津想要通过开放的性行为忤逆母亲的意愿。当话语权被剥夺,付诸行动似乎成了唯一的法子,聪明的奈津可以选择性忽视它的代价。

?

? ? ??

和充满野心的新人演员大林一也发展到床上似乎是相对容易的。没有感情的纠葛羁绊,奈津和一也的关系显得更加纯粹简单。可是身体里的绳结解开了,心里的却没有。奈津在短暂的欢愉过后,陷入冗长的空虚。年轻的一也热情冲动,不按规矩出牌反而打动了同样向规则挑战的奈津。一也告诉奈津,狼太提醒自己“可别被她大口吞了,那个女人看起来那样,其实内心是个男人。”奈津愣住了,喃喃自语了一遍这话,继而流泪大笑不止。以一也的心智,根本搞不懂发生了什么。狼太这番以已度人的投射显然深深刺伤了奈津。他自恋地否认了奈津的女性心理身份, 否认了奈津内心翻江倒海的万千柔情。


良介发觉一也成为情敌后,开始疯狂地联系奈津,两个人状态颠倒了过来。良介无比害怕失去奈津,就像小男孩舍不得心爱的玩具。


某日,一也在欢爱中途莫名其妙地停了下来,严肃逼问奈津没跟自己见面的期间是否跟良介做了。“还以为已经将你重塑成了我的形状。”奈津愕然,说不出地痛苦,不管是哪种类型,男人们全把自己当成物品,性关系变成了一种权力关系。

?

? ? ??

奈津穿上旧浴衣和母亲仪式性地告了别。路上接到警局电话,替惹了事的良介善后。在不知不觉中,奈津从需要他人的人,成为了被他人需要的人。离开了母亲,人生似乎变得有太多可能性。奈津在狼太面前潇洒自若,还等来了良介的一句“我爱你”。唯有穿越孤独那么难。


烟花大会上,奈津凝视着绚烂的焰火出了神。它们腾空而起,转瞬间又四散下落,像是寄托在男人们身上的梦。她比烟花寂寞。身旁的一也像是关心奈津,发出询问,却冷冷的面无表情。奈津抹了抹泪,她不指望一也能明白,况且她看得出他不想明白。事实上,和一也牵着的手在熙攘人群中也确实那么轻易地就被冲散了。回过神来,一也已经消失在夜色之中,就像从未来过。

?

? ? ?

奈津不断更换着性伴侣,既是渴求亲密情感而不得的心灵空虚转化成肉体安慰,也是她逐渐实现和母亲的分离,放飞自我的大胆尝试。在“我是被睡了呢,还是我把男人们睡了呢?”的自问中,奈津开始慢慢找回自己的主体性,真正享有了对身体的主宰权。


“我活在天堂与地狱间的缝隙里,再也不会回头。” 失足摔落山坡的奈津索性脱下木屐,眼神坚定地一步步向上攀爬,如战士般悲壮。天堂之下,地狱之上,不正是我们身处的平凡人间吗?无法回头的是过去,是我们切实经历过的人生,受过的创伤和永远都不可能完全抚平的伤疤。用社会常识来评判,奈津诚然不是良家妇女,可她也只是保留着一个小女孩的单纯愿望而已:渴求爱和亲密,盼望长大和独立。然而这些愿望却过早地遭受了太多挫折。带着未完成的夙愿,她跌跌撞撞地孤身上路,饮鸩止渴。奈津的男人们并不了解她,事实上,她又几乎从来没有了解过自己,这也注定了她在黑夜险途上的踽踽而行。就像惊慌的跛足小鹿,在迷雾下,从一片荒原仓皇逃往另一片荒原。

?

性于奈津,太过复杂深刻。“女人光靠爱是活不下去的。”奈津的剧作推介词一如她披着情欲的外衣发出无声的悲情呐喊。希望有多强烈,破灭就有多受伤。其实,她是憧憬靠爱点燃生命,活下去的。


波伏娃在《第二性》里写道:“人不是生为女人,而是成为女人。” 那是一个小女孩慢慢坎坷成长,从幻想过渡到现实的过程。


女儿、妻子、母亲,没有一个标签可以定义女人。


没人能让谁完整,这种事情不存在。




文 | 石欣,精神动力取向心理咨询师,专注于个人心灵深度探索与成长。
原创文章,任何形式的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


大家都在看
好评
近期热门
心理文章
社会热点两性心理
职场发展情绪管理
心灵探索行业观察
自我成长人际关系
心理测试
爱情测试
性格测试
能力测试
专业测试
心灵氧吧
心理游戏
心理学书籍心理短片
治愈系文字旅游
治愈系图片
心理咨询
专家专访
心理问答
案例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