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心理文章 > 行业观察 > 跳出大脑的框架,让我们谈谈意识的问题

跳出大脑的框架,让我们谈谈意识的问题

2014-11-12 18:06:00 发布 | 来源:七九测试网 | 作者:小测试

跳出大脑的框架,让我们谈谈意识的问题

(文/Steve Taylor, Ph.D.,译/晓月涵烟

近二十多年以来,意识领域的研究变得愈来愈受欢迎。部分原因在于科学家认为,意识是目前仅存的未解谜题之一。根据这一说法,目前我们已经解决了生物进化、生命本质以及宇宙由来等,诸如此类的重大命题。现在我们有必要将注意力转移到内部,去探寻意识之谜。

由于意识源于我们自身,因此想要给意识下一个定义是很难的。但是大多数对意识的定义包括两个成分:我们的主观体验(即我们的思想、情感和感知觉——或者有时统称为感受性),以及我们对周围世界中发生的各种现象和过程的觉知。科学家最初触及意识领域时,都对能很快解决这一难题自信满满。他们认为大脑扫描技术将为我们展现出,大脑中数十亿的神经元怎样协同工作,最终产生了我们的主观经验。然而,历经二十余载的集中研究和理论假设,科学家取得的进展微乎其微。神经学家们最初认为,意识应该定位于特定的脑区;随后,他们试探性地提出,意识以某种形式发散存在于整个大脑。但是,没有人知道这一模式具体是怎样产生的。

认为大脑产生意识是一个很自然的想法——就像一位科学家曾对我说的,“我们没有其他选项,如果意识并非产生于大脑,那么它还能源于何处?”然而,这一辩驳,竟然与当初普遍用来支持上帝存在的论证,惊人的相似——“没有其他的解释了,一定是上帝!”

事实上,有些哲学家指出,认为意识是大脑产生的假设,不可能是真的。大脑只是一团湿漉漉的灰质,一团湿淋淋的物质怎么可能产生丰富而深邃的意识?这可能是范畴上的错误——大脑和意识是不同的现象,不能相互解释彼此。正如哲学家柯林·麦吉恩所说,说大脑产生意识就像是说水能变成酒一样。

这就是哲学家大卫·查默斯提出的著名的“疑难问题”。心理学家和神经学家可以很好地解释一些问题,像心理如何加工信息、注意力和记忆是如何工作等诸如此类的问题。那些是“简单的难题”。但是像大脑如何产生意识这样的“疑难问题”,是经不起解释的,甚至可能完全无法解决。

对意识的另一种理解


但是,除了大脑活动外,解释意识还有其他可能的答案。大卫·查默斯的观点是,与其说意识是大脑产生的,不如将意识看作是宇宙中一种基本的力量,就像重力、质量一样。这样一来,意识形成于宇宙产生之时,并存在于万事万物之中。罗伯特·福曼的观点与之类似,他认为意识独立于大脑,以一种“场”的形式存在,而大脑的功能就是“选取”意识,就像一个收音机,然后将其转化入个人的机体。

对我而言,比起继续一无所获地苦心研究大脑,以期获得意识的解释,这一模型更有意义。它也比将意识视为幻觉更有意义——比如丹尼尔·丹尼特就在《意识的解释》中那样写道:不存在感受性,我们的大脑中实际上并不存在审视外部世界的部分。将意识视为一种基本的力量的想法与世界上很多原住民的观点惊人地不谋而合。完全独立地,许多原住群体都创造了关于基本的“精神力量”的概念,他们认为这种力量充盈了整个世界。在美国,印第安霍皮族称它为“maasauu”,拉科塔族成为“wakan-tanka”,波尼族称之为“tirawa”,而亚马逊雨林的尤法那称其为“fufaka”。日本的阿伊努人称之为“ramut(人类学家门罗翻译为‘精神能量’)”,在新几内亚部分地区称其为“imunu(早期的人类学家J.H.福尔摩斯翻译为‘宇宙的灵魂’)”。在非洲,努尔人叫他“kwoth”,姆布蒂人称之为“pepo”。在这些原住民看来,这一力量不是像一个看顾整个世界、要求人类崇敬的神一样的个体。它通常被认为是无处不在的能量或力量,不具有性别或人格特征。

这种意识观在其他领域有很强的解释力。例如它可以解释人类的同情、共情和利他行为。利他行为在唯物主义者看来完全无意义,因为我们每个个体都存在于自己的躯体中,生命的最初目的应该是维持我们自己的幸福。把他人的幸福置于我们自身幸福之前,或者是停止自身活动去帮助陌生人甚至其他种群的成员,这都是毫无意义的。但是,如果意识是一种基本力量或“场”,那么从某种程度来说,意识应该是一种我们都分享、参与的事物。因此,我们才有可能与他人产生共鸣,对他人的痛苦感同身受,渴望减轻那些痛苦。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人的苦难就是我们的。

这一模型也与心灵感应相一致。从唯物主义者的角度来说,心灵感应也完全说不通,因而很多唯物主义者对证明心灵感应真实存在的研究,都持强烈怀疑的态度。但是从意识是一种基本力量的角度来看,这又是可能的,我们不必对心灵感应的真实存在感到惊讶。所有生物之间有一种基本的联系——一种共享的意识网——通过它信息在每个单元间相互交换。

这个“收音机”模型也与一个通常支持大脑产生意识的论证相吻合:大脑损伤还是会影响或破坏意识,就像收音机坏了会影响节目的播放。

所以,在解释意识时,我们的确需要“在盒子外面思考”——这里的“盒子”指的是“大脑”。我们不是仅仅是有意识的——某种意义上,我们就是意识,意识通过我们表达自己。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共享同一个意识。

[心灵咖啡微信号:psycofe]

(阅读更多心理学文章请进入“心理学人”?——心理学圈子里的人都在这里!)

编辑推荐:

心理研究:在实验室中创造的灵异体验

倘若言语容易产生误解,试试看用大脑直接交流?!

莫把“抑郁”当成了“悲伤”!?

测试推荐:

自我复杂性测试

大家都在看
好评
近期热门
心理文章
社会热点两性心理
职场发展情绪管理
心灵探索行业观察
自我成长人际关系
心理测试
爱情测试
性格测试
能力测试
专业测试
心灵氧吧
心理游戏
心理学书籍心理短片
治愈系文字旅游
治愈系图片
心理咨询
专家专访
心理问答
案例分析